18岁末年禁止

少年站直身躯,微喘地看著躺在地上的剑

少年站直身躯,微喘地看著躺在地上的剑,清朗眉头不禁因懊恼微拢。又失手了……“与敌相搏之时,容得你失手吗?”场边,传来莫昆沉凛的嗓音,他一直在旁观看少年练剑,态度虽然严苛不苟,却

2020-04-08

两天前和靳亚风不欢而散後,她的心也痛;在那之後

两天前和靳亚风不欢而散後,她的心也痛;在那之後,他彻夜不归夜宿在外,徒留她面对满室凄凉,她的心更痛,但那些痛楚都比不上现在尖锐难当——他有未婚妻,却瞒著她。名为背叛的这把刀,狠

2020-04-08

意识到两人的亲密,茉莉不好意思地出声挣扎

意识到两人的亲密,茉莉不好意思地出声挣扎。「我不要紧了……请放我下来,我可以自己走……」靳亚风看了她几秒,便在一楼连接二楼的阶梯平台将她放下。离开他的胸膛,怅然若失的感觉蓦然攫

2020-04-08