下一个甩掌,是秦啸日赏给蛊娘子的回礼,

  • 时间:
  • 浏览:54
  • 来源:18岁末年禁止免费网站

  下一个甩掌,是秦啸日赏给蛊娘子的回礼,震得蛊娘子一呆,脸颊上的热痛像个烙印,彻底羞辱了她的自尊。

  “璃儿……”

  秦啸日强忍体内汹涌翻腾的血气用力碰撞骨脉的痛苦,凝力点了莫璃身上几处重要止血袕位,又跪地扶起她,无视于她身上的血水染脏了他的白衫,让伤重浴血的她螓首枕在他胳臂上,深怕碰疼了她身上错落散布的伤口,动作小心翼翼。

  气急败坏的蛊娘子没听见他说了什么,捂著被打的脸颊气愤大吼:“为什么不回答我!你就这么在乎这个男人?你知不知道你这么做,血气已经加速了蛊毒的发作,搞不好连心智都可能丧失!他有什么好?他能有女人的可爱、能有女人的娇媚吗?他哪一点值得你为他牺牲──”

  她一顿,想起他们曾经有过的对话。

  “你真的爱……莫言?!”

  秦啸日冷冷一瞥。

  “所以就算我即将忘记一切,我也不可能爱上你。”至于莫言是女子的事实,他懒得对无关紧要的人解释。

  “为什么?”

  “服下忘情蛊,心还是我的,不是吗?能让我动心的,不会是你。”

  看著秦啸日蒙上凛冽寒霜的幽冷黑眸,充塞了对她的鄙夷与厌恶,蛊娘子气愤至极,杀气勃然的艳眸死盯著他们。

猜你喜欢

那件事与她无关,为什么老爷爷与阿清姐对她会有那种惊奇的反应?她想不透。

那件事与她无关,为什么老爷爷与阿清姐对她会有那种惊奇的反应?她想不透。“怎会与你无关,天底不同这事儿有关的,应该就只有你一人了!世事总有例外。”阿清百感交集的看着平安,眉眼间大

2020-04-08

读书?!“要读这么多?!这一楼应该全是医书吧?”她诧道

读书?!“要读这么多?!这一楼应该全是医书吧?”她诧道。“书楼里的藏书大多是医书,少数经史。不只读,还要背记在脑中,就算背不起来,也要清楚相关病症药材的纪录在哪本书里,至少我爹

2020-04-08

下一个甩掌,是秦啸日赏给蛊娘子的回礼,

下一个甩掌,是秦啸日赏给蛊娘子的回礼,震得蛊娘子一呆,脸颊上的热痛像个烙印,彻底羞辱了她的自尊。“璃儿……”秦啸日强忍体内汹涌翻腾的血气用力碰撞骨脉的痛苦,凝力点了莫璃身上几处

2020-04-08

少年站直身躯,微喘地看著躺在地上的剑

少年站直身躯,微喘地看著躺在地上的剑,清朗眉头不禁因懊恼微拢。又失手了……“与敌相搏之时,容得你失手吗?”场边,传来莫昆沉凛的嗓音,他一直在旁观看少年练剑,态度虽然严苛不苟,却

2020-04-08

两天前和靳亚风不欢而散後,她的心也痛;在那之後

两天前和靳亚风不欢而散後,她的心也痛;在那之後,他彻夜不归夜宿在外,徒留她面对满室凄凉,她的心更痛,但那些痛楚都比不上现在尖锐难当——他有未婚妻,却瞒著她。名为背叛的这把刀,狠

2020-04-08